在上豪华邮轮工作前,先见过我的加勒比海公主

拿索(NASSAU)

把851号号码牌拿在手上,我擅自在面对柜檯的位置上坐下,那里有三个柜檯专门给菜鸟们报到。为了能耐着性子等候,我从架上拿了一份传单,是「海洋之王号」的简介。我展开它,简介中以跨页版面呈现出一整艘船!我觉得应该有在哪瞧过它。

是迪士尼乐园,不过浓缩在一艘船上。那些楼层、好几处日光浴甲板、大大小小的泳池、一座赌场、几座舞台、不同设备的运动场、水疗馆、好几间餐厅、各种泳池跳台、滑水道、穿着毛绒绒海狸装的小丑负责逗笑小鬼。我转过身去,看看真实在眼前的它。穿过贴着隔热纸的玻璃门,一群傻蛋的芭蕾舞剧还继续在码头上演。

在他们上方,是蓝色的货棚。我挪了挪位置,想透过一扇窗户看向里面。那就像是一座机场,设有几十个柜檯,有运输带将你的行李输送上船。不过,海关人员的位置换上了一群穿得像伊格鲁船长的男人。这下我了了。好几百辆汽车停在停车场,是因为他们开放游客能进入货仓好寄放他们的行李。

说真的,所有这些游客,群聚在一起根本就成了座恐怖的畸形博物馆。看看这些男人和女人,简直是用同一个模子製造出来的。公的呢,穿的都是卡洛斯那一种正字标记的夏威夷花衬衫(我说的是歌手,可不是杀手),裤管及膝的短裤,脚上穿着Crocs牌的布希鞋。在他们身边的母的呢,则是靠着她们染成蓝色的头髮相认,不是庞克风那种鸡冠头,比较趋近于棉花糖的髮型。再来就是,他们都很庞大!彷彿一件衣服里塞了两个人似的—一场名符其实的怪胎秀。

眼前的一切令我想起一个电视节目:节目里,一个男的邀请一位名人到世界的另一端,去见识一个与世隔绝的部落。一般来说,都是些当地土着。真的土着,三点全露之类的!受邀者不会知道他去的是哪里。这是一个惊喜。人们带他登机,把他的眼睛矇起来。当他降落后,他的嗓门整个变小。你感觉得到他挺懊恼的。他不想和一群土着共度时光。他们身上的病菌比我们还多,他们崇拜图腾神像。事实摆在眼前:这位明星不想待在这里。但是他很窘,因为他已经签约了、因为有好几台摄影机正在拍他。剎那之间,这位VIP感到自己上当了,因为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图腾和动物之间,预备要被放血献祭。

那幺,既然他别无选择,他只好微笑,然后对观众胡扯,说他在世界上最酷的地方,认识了一群超级要好的伙伴,拥有一段超讚的经历。可是,你光从他的眼神就能清楚看到,他宁愿此刻人在圣托佩,躺在泳池旁,慢慢啜饮龙舌兰酒。你看这一切就能明白。在他眼神深处,深到底的深处……。

就在那一刻,偶,也是一样!当我看着那些「胖佬」为了登船而爬着客梯,我也但愿自己最好人在他方。但是我无法,我已经签约了。我也算是某种VIP!需要工作的VIP……。

「851号,please!」

一只手摸了摸我,我又重回现实,是那个圆滚滚的巴基斯坦人,他给了我一个可怕的微笑。他哪来的,怎幺可以这样碰我?而且他的眼睛周围还擦了眼影!他以为他在伊斯兰玛巴德的哪间俱乐部吗?

「It’s up to you.」他跟我说。

我完全听不懂他讲的外国语。

「虾咪?」

他胖胖的手指轻轻点点我的号码牌。

851号。换偶了!

柜檯的女人来自加勒比海,典型的性感尤物。绿宝石般的双眼、焦糖色的肌肤……。

讲认真的,自从我幼儿园的玩伴提摩西告诉我什幺是热情电音的祖克舞(zouk)后,我很哈加勒比海。眼前的这位就是迷幻、就是祖克舞!好吧,迷幻只有十分钟,因为之后就让人拉长了脸。不过一开始,的确是这样!我知道「卡萨夫」乐团、「克欧乐」乐团,甚至记得《爱之船》里戴船长帽的一个家伙,他还会唱〈瑟丽曼娜〉这首歌。突然之间,我感到因为我的文化涵养,我们两人有了共同的基础。是真的,这很重要,必须要知道另一个人喜欢的是什幺。她从哪里来,她欣赏的会是什幺。大卫.马堤亚!就是他!刚好在坐下之前,我紧急想起了这位歌手的名字。大卫.马堤亚。他可以说是皮特尔角城的丹尼.狄维托!

那女人对我投以温柔的眼神。哇呜!她的双眼闪闪发亮,真的。在喀布尔,如果你拥有一对这样的眼睛,你是保护不了自己超过二十分钟的!要不然就是你得被迫戴上焊接工的护目镜,要不就是人们对近在眼前的你视而不见。不过丑陋的真实是……

「你从哪里来的?」她用英文问我。

「法国!一畔法国、一畔阿尔及利亚。」

「什幺?」

「法国和阿尔及利亚……妳叽道吧!万!吐!水!万岁阿尔及利亚!」

「护照。」

我一边递我的文件给她,同时扬起一边的嘴角向她微笑。这是种「妳令我心动」的微笑,但是为了要「有型」,我可不会说出来。她继续问我一些问题,而偶,则继续秀出我的魅力,好确保我能在靠岸期间有些疯狂的计画。

「你的工作是服务生助理,对吧?」

「Yes.」

我假装在跟她对话,不过我的思绪已经飘到别的地方,飘到我在免税商店新买的Calvin Klein四角紧身内裤底下。我继续施展诱惑的微笑。

有这幺一刻,那女人停下在文件上做记号的工作,然后看着我的双眼。成了,我心想。面对眼前这个调情之王强大的情慾勾引,她正在动摇。

「先生,您在对我性骚扰吗?」

因为时差的缘故,我自问我是否有听错。但是以我妈的生命做保证,我确实听到了「性」这个字!这岂不是太疯狂了吗?只用了两句话,我就征服了这个火辣的女人!一定是因为法国这一边的基因发挥作用。法式电音浪潮万岁!

「先生,您在对我性骚扰吗?」她又重複了一遍。

她快把持不住了,女人啊!就该给她想要的!

「Yes!快来吧!Of course!」

她一脸厌恶地做出鬼脸,好像她哪里肌肉拉伤。接着自言自语地低声抱怨,说着类似「烂货」的话,然后又继续工作。

突然,我看着她彷彿周围都黯淡了下来。我觉得刚刚好像搞砸了一段插曲。一分钟过后,她重新抬起头。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没别的了。这很令人愉悦。因为就一段从紧张开始的关係而言,这幺做颇为和缓。

她递给偶一张纸,请我唸出来。

「慢慢来!」

我又不是法律专家!来吧不用看,我就直接签了!拿起笔签下去就对了!以艺术家的方式!

「谢谢您!」她这幺说。

一个印章盖在纸上。然后我站起身来,对她眨了眨眼。又是一个大微笑!她简直热情如火,女人啊!柜檯的另一边,已经有其他弱鸡在耐心等候。人人手上都拿着自己的护照和盖章的文件。一个穿着制服的家伙在门边等着。

「各位绅士!我是乘务长唐纳。请跟我来!」

你相信吗?这男的叫唐纳!唐纳乘务长!

乘务长,讲真的,应该不是处男的意思吧?处男唐纳!这应该不是什幺娱乐节目吧?(英文中的「乘务长」一字purser发音近似于法文中的「处男」puceau)

我什幺也没说,免得引起骚动,可是我忍不住捧腹大笑。唐纳给了我一个奇怪的眼神。应该说困惑的眼神。但其实是一个处男的眼神。为了不要再发笑,我咬住嘴唇。我们全挤到唐纳身后。等到最后一位梳了一头闪亮亮油头的巴基斯坦人,带着他签好的文件过来加入后,我们便动身了。我转身望向我的加勒比海公主,而她……对我比了个中指!

这女的同时对我微笑和比fuck!你能相信吗?

相关书摘 ►在欧洲最大邮轮打工:喜欢饼乾吗?试试一晚作出两万五千个吧

书籍介绍

《海海人生:我在豪华邮轮工作的日子》,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斯里曼.卡达
译者:周伶芝

以为在豪华邮轮工作就像上了铁达尼号,吃好穿好,还有机会邂逅富家女?呷赛啦!现实是忙到连上甲板看天空的时间都没有!如果整艘度假邮轮是一座美丽森林,那我就是里面最赛的狗屎小精灵!!!

一段笑中带泪(其实是只能苦笑,泪水都往肚里吞)、感人肺腑(邮轮到底怎幺会有这幺多让人想吐的工作)的加勒比海奋斗记!(才怪!我这个万能工具人到底什幺时候才能下船~~~~?)

作者斯里曼.卡达表述自己在欧洲最大豪华邮轮打工的经验,以轻鬆幽默的笔调,描述历劫归来的恐怖工作生活。书中垃圾话大喷发,忠实刻画在海上讨生活小人物的心酸无奈,揭露现代观光产业中被完美的资本主义运作所掩盖的海上奴工生活真相。

在上豪华邮轮工作前,先见过我的加勒比海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