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是门好生意–「天气风险公司」创办人彭启明博士

气象是门好生意–「天气风险公司」创办人彭启明博士
图片来源:freepik

创业的起点

我认真思考:如果不走学术,又希望能继续做我最有热情的大气,并且能够闯出一些名堂,还有什幺选项?

当初选择攻读大气硕士、博士的初衷非常单纯,就是有兴趣,还没有想清楚出路的问题。在我那个年代,大气系的出路不广,除了到气象局工作、当气象主播,或者进学术界做研究,很难想像还有其他可能性。

硕二时,在机缘巧合下协助气象局做一个案子,载一位气象局的职员去拿东西。那天我妈妈刚好也在车上,不知为什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工作与待遇,那个人谈到他是台大毕业,在气象局已经有20年年资,但薪水只有4万多块。

回程时,妈妈淡淡地问了我一句:「人家做了20年,薪水只有4万块,这样你会想进去吗?」

记得在30岁生日那天,正好也通过论文口试拿到博士学位,双喜临门,按理说应该要很开心,我却完全快乐不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说不出来的沉重情绪。我赫然发现,走到而立之年,竟然只是刚拿到做学术的「门票」而已!如果想在这个专业领域闯出名堂,前面还有漫长且孤独的路要走,这真的是我要的吗?

所以,我在后来4年博士后研究的时间里,也一再仔细思考自己转型的各种可能性。

气象是门好生意

那一年,生涯来到十字路口,我必须做出一个抉择:是否要彻底离开学术圈,全心全意投入新事业。

2003年,在朋友的鼓励之下,我参加了联合工商教育基金会前董事长徐立德举办的「登峰创业营创业竞赛」。这个竞赛是要收费的,在半年期间,主办单位提供参赛者一系列的创业相关课程,诸如企划、行销、业务、财务,等于是一个专门针对创业者的密集特训班。上完课以后,学员要缴交一份创业计画书,脱颖而出者将可获得投资。

我很幸运获得第2名的肯定,得到140万元的奖金。不过,这笔奖励并不是可供随意支配的奖金,而是以入股方式挹注的资金,换句话说,得奖者必须真的登记成立一家公司才能运用这笔钱。

我本来就打算玩真的,于是就拿出自己积蓄,加上爸妈调给我的头寸,凑了5百万资本额,成立了「天气风险公司」。

然而,公司成立的头两年,我还没彻底离开学术圈,透过参与中央大学的育成中心,一边忙新创事业,一边继续在学校做研究,蜡烛两头烧。

因为我做的这门生意是台湾没有人做过的,没有什幺游戏规则或行情可以参考,刚开始,为了建立获利模式还真是伤透脑筋。
我想要做的是资讯服务业,计费方式可以一笔一笔算,像是商事法律师跟某些企业客户长期配合,提供专业法律服务;也可以像算命师一样论件计酬,帮小孩取名字或批一次命盘收一次费用。收费问题还算小的,真正的关键在于,虽然掌握了专业资讯,但到底要服务谁呢?

虽然过去在学界跟一些公家单位建立了一点人脉,但并不想把天气风险公司变成一间专门靠政府案子维生的顾问公司,这样公司发展会有局限。可是若想不依靠政府专案,就必须另谋出路。

当时已经有零星的新闻报导「天气商机」,但是,就只是停留在商机,还没有人想付钱买这些服务,大家都习惯看中央气象局提供的免费资讯。我如果希望打开天气资讯服务的能见度,必须主动出击创造需求;而且,要让客户知道:中央气象局是「大家的」气象台,我们则是个人或企业「专属的」气象台,我们和气象局并没有冲突,提供的是更加值的产品,用符合客户需求的方式呈现。

刚创业时,我连发票怎幺开都不知道,在学术圈时,不大需要去「叫卖」,但自己开公司就要想办法说服客户、把产品卖出去,如果不放下学者身段,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为了找客户,我不知道做了多少的简报档,到处拜访企业自我推销,但大多都无功而返。皇天不负苦心人,2004年,我终于成功攻下一家大客户:当年的手机巨人Nokia。

【书籍资讯】
摘自《天有可测风云》
气象是门好生意–「天气风险公司」创办人彭启明博士
天下文化数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