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宜敬专栏》三个台湾人吃寿司的故事

《林宜敬专栏》三个台湾人吃寿司的故事

从前、从前,有三个台湾人到日本出差,晚上一起吃寿司。

吃完之后,其中一个台湾人说:「这一顿我来请吧。」然后就跟跑堂的说:”Bill, please.”

跑堂的听了之后,很大声的回覆:「嗨!必-鲁!」(はい、ビール。)然后就送上了三杯啤酒。

第二个台湾人说:「你那样讲,他们听不懂啦,还是我来吧。然后就跟跑堂的说:”How much?”

跑堂的听了之后,很大声的回覆:「嗨!哈玛姬!」(はい、はまち。)然后就送上了三份小鰤​​金枪鱼寿司。

第三个台湾人说:「你们说英语,他们当然听不懂,还是我用日语跟他们说吧。」然后他就转头跟跑堂的说:「いくら?」

跑堂的听了之后,很大声的回覆:「嗨!依库拉!」(はい、イクラ)然后就送上了三份鲑鱼子军舰寿司。

现在那三个台湾人还在日本吃寿司,因为他们一直结不了帐。

每次我跟跟日本朋友在日本吃寿司,我都会说这个笑话给他们听。他们听了都会哈哈大笑,然后乖乖的去结帐。

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台湾人吃寿司不会结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