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涩的滋长是有价值的,因为是它,让智慧萌芽》

如果问你说,哪个年纪最美?

你会说,是喜欢躲猫猫时的六、七岁,还是倚窗看铁鸟擦过晴空,也由它在你脑海中画出许多幻想的少年时期?会不会是开始对周遭有想法,渴望从书本跃出世界的青葱岁月?还是睁眼看社会的二十出头?又或者是逐渐离不开稳定,却又收割着人生成果的不惑阶段?也可能是与老伴相抚着白鬓的从心之年?
如果问你说,哪个年纪最美?

你会说,是喜欢躲猫猫时的六、七岁,还是倚窗看铁鸟擦过晴空,也由它在你脑海中画出许多幻想的少年时期?会不会是开始对周遭有想法,渴望从书本跃出世界的青葱岁月?还是睁眼看社会的二十出头?又或者是逐渐离不开稳定,却又收割着人生成果的不惑阶段?也可能是与老伴相抚着白鬓的从心之年?

那,在社会打滚了几年,又三十未到的年纪呢?

在这里,我没有想要写年轻人如何被现实打败的老生常谈,我只是想探讨,这个年纪应该怎样活。

刚从大学毕业,很常听人说:「年轻啊,真好!」再过个两、三年,前辈会说:「二十多岁,还有很多时间。」之后,仍然陆陆续续会听到人讲:「还是很年轻嘛⋯⋯」彷彿三十未到,大家还有资格与「青春」两个字沾上边。

当学生的时候,未知天高地厚,自觉「不懂」也是种懂事,憧憬着自己将来如何不落俗套,如何与现实抗争──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然后,终于能够跳进社会,轮到自己大展拳脚,却渐渐发现,原来一切「洗牌」重来;管你是高材生、学生领袖、同辈偶像,抱歉,在社会中你只是个初生婴儿。

于是,命运告诉你,好吧,现在阁下可以挑:拿一个号码筹,排队钻进大社会的修形机器,好好给修成能嵌进你专属岗位的形状,还是,你仍想要不妥协?

同时想想,不少同辈的人渐渐走上事业轨道,也愈来愈多旧同学发婚帖。那还在摸索的自己呢?还未想安定下来的其他人呢?这一切让人困惑,究竟是前者走快了,还是后者过得好?

直至一天,有人提醒说:你们根本是走着不同的路啊。是啊,都是选择罢了。

只是,让人手足无措的,不止于如何在社会混。

几年光景,一路走来,开始发现,社会,不,是人生;人生它的重并没有想像中能被轻易承担。

原来生命可以那样脆弱,而生死就是那幺一口气的事;别离说来便来,而我们在告别跟前,竟是如此的渺小而无能。

还有承诺,没甚幺比它更脆弱了。它只是一个寄生体,因美好的而活,希望、情感、责任……死掉之后,它唯一的价值就是──曾经出现过。

原来,心真的会痛。又原来,能够白首偕老真是很大的福气。

步向三十岁的你,初受创伤的心灵,滋长出许多质疑、混沌、失望、莫名的寂寞与软弱。心头一阵苦涩。

可是,你也不甘让灵魂就此死去。于是,你在苦涩中拼命求生。

流了多少留不住的泪水,想了多少个未眠的夜,又沈澱了不知多久。

你似乎开始明了,为何浴火后会重生;而且知道,人生,很有可能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浴火,然后要你重生。

你终于知道,必须与过去和缺陷共存。

你也意识到,世上根本不该有后悔,因为要尊重下决定时的自己,当时当刻,那个处境,即使让你重来,很有可能还是做一样的选择。

你大抵都明白,你再不想空羡慕别人了,毕竟际遇可以不一,但时间是公平的;假若人生都得一回,纵有长短,总没一个人可以尽收所有风景。

你懂得了,二十过了一段,而三十未到的年纪,确有它的美。你不单单拥有一些经验、一点体会,更终于有或多或少的能力,去规划并实践自己的人生,不再像年少时般纸上谈兵;最重要的,是你稍稍嚐过人生真正的滋味,要开窍了。

你发现,苦涩的滋长是有价值的,因为是它,让智慧萌芽。

此时,你摸摸身上,稜角,好像真的不再明显了,不过,你没有变成一个圆球,你慢慢找到你的支撑点──终有一天,你会找到你的位置,而屹立起来。

所以,你说哪个年纪最美?

至于成长的过程,究竟是没有导航的迷宫,是走向未知的道路,是连绵的山峦,抑或是让人拾级而上的阶梯?

对于这些,我还太年轻去下定论,或许,我们永不会有资格去给个答案。

而就算有天,我要推翻今天所写,我也必将感谢,这个自己。
(Facebook:曾诗敏 Vien Tsang,Instagram:tsangsm.vien)
原标题:我们这个年纪

《苦涩的滋长是有价值的,因为是它,让智慧萌芽》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