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中国可能又惊吓全球市场

MF首席经济学家Maury Obstfeld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是2016年全球经济的一大风险,其对全球的溢出影响远超此前预期,中国经济增速低于官方目标可能再次让全球金融市场受到“惊吓”。

在IMF官方网站昨日公布的调查访谈中,Obstfeld指出,中国经济增长是2016年需要关注的一大关键问题,

“中国增速下降通过进口和大宗商品需求减少对全球产生溢出影响,这种影响比我们之前预计的大得多。在国有企业资产负债表疲软、金融市场、资源配置的整体灵活性和合理性方面,还有一些结构重组的严峻挑战。如果经济增长低于政府官方目标,全球金融市场可能再度受到惊吓,而久经考验的执行增长目标方法又只可能延长经济失衡,可能给未来道路埋下隐患。”

2015年,A股大幅震荡全球瞩目,上证综指虽然全年累计上涨逾12%,年度振幅却高达72%。在昨日2016年首个交易日,沪深300指数暴跌7%,触发当天开始生效的熔断机制,导致A股提前收盘。受A股影响,亚太和欧美股市也都以暴跌开年。

除了中国经济,Obstfeld在访谈中提到,新兴市场的波动加大也是一大风险。

Obstfeld认为,迄今为止,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已经对缓冲其所受的经济冲击起到了明显作用,但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大跌将给这类商品的出口国制造更多的问题,包括本币贬值更剧烈,可能导致通胀急升,或者暴露目前仍被掩盖的资产负债表弱点。

Obstfeld预计,新兴市场将是2016年世界“舞台核心”。随着新兴市场风险增加,美联储怎样管理2016年的加息进程以及怎样与市场沟通就成为关键。全球金融环境趋紧,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对这种影响特别敏感。

Obstfeld上述部分看法与IMF两个多月前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一脉相承。

2015年10月初,IMF将全球经济2015和2016年的增速均下调0.2个百分点至3.1%和3.6%,为12个月来第四次下调全球经济预期。IMF当时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认为,中国经济减速的跨境影响看来比早先预期的更大。新兴市场的中期风险主要来自中国经济“硬着陆”或潜在增长显着放缓,或潜在增长下降带来的溢出效应。

2016年中国可能又惊吓全球市场
中国经济减速的跨境影响看来比早先预期的更大(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