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钰专栏》帮助贫困孩子成星-成大的「成星计画」

《苏文钰专栏》帮助贫困孩子成星-成大的「成星计画」

原文发表于苏文钰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这是在成功大学里真实在发生的事。去年,成大第一次决定要以特殊的方式收两位家境极端困难的孩子进入成大最好的系之一,也就是不分系学士班就读,这是个学测要非常高分才可以进来的系,同时也是成大已经实施多年的「成星计画」的一部分。听到消息后非常感动,于是我向长官自告奋勇愿意担任这两位学生的导师。

《苏文钰专栏》帮助贫困孩子成星-成大的「成星计画」

我们收到了近百份申请,中低收入户,新住民二代,境遇特殊等等是基本条件。一般打分数的方式是只要资格符合,剩下就只是看成绩了。几位老师初步打了成绩后心里却一直觉得怪怪的,长官看了看结果后把我们叫去,他的话的大意如下:「各位老师,这是很特别的名额,希望大家要慎重。我的看法是,仔细看完一份申请书后请你自问假如你生长在这个家庭而成绩无法媲美这位学生的话,那幺这位可能就是我们要的学生了。」

我们重新看了资料照着长官的意思再次打了分数,结算成绩后选出两位正取生,两位备取生。考虑到学生的家境,长官也指示,除了学杂费住宿费全免外,也安排校内的工读。因为是特别家境出身的学生,除了我是导师之外,也另外安排好了辅导老师。

说真的,看到成大有这幺样的长官我感动到暗暗掉眼泪。

一月份,育民老师与我还跑了老远去见即将在半年后来成大就读的学生。过完年,辅导的工作开始。我开始指定一些资料给他们读,接着有老师出钱帮他们找开学后的家教,有老师根据他们的兴趣提供选课谘询。过去这个暑假, 趋势科技 Trend Micro 与 趋势科技志工社破例让还是高中生的她们到趋势科技实习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期间也参加了 X-Village 的程式设计课程。他们的表现也许不是绝佳,但是都得到指导他们的人的讚赏。

去年底(2017)我们决定人选时并没有料到,后来其中一位学生会得到今年的总统教育奖,而另一位学生的家会住在上个月全台水灾最严重的地区,家里租来赖以维生的鱼塭的鱼全没了。

必须要提到的事是在成大决定接手这两位学生的教育工作之前,如果不是他们生长所在的当地的国小国中与高中的栽培,如果不是在地的 NGO 社福团体照护网自他们小时候就在很艰难的家庭状况下接手部分照顾的责任,他们都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很多大学老师认为把一个成绩差班上平均学测分数超过 12 分的学生招进来除了会拖累系的学术发展外,是会害了他们的,理由是他们都会是班上成绩最差,甚至属于毕不了业的那一群。但是,那是因为我们只是把他们招进来却没有好好花心思带领这些学生。有阅读书写或心理障碍的学生经过几年的教导与学习却可能可以写不错的程式并且成为不错的工程师的经验告诉我,很多孩子的心是被所处环境给绑起来的,只要有人愿意花力气去解开绳索,他们的能力就会被释放出来。

我不只一次告诉大家,美国有多所顶尖大学每年有将近 5% 的名额是给贫困家庭的孩子的,而普林斯敦大学去年更把这个比例提高到 22%,这些完全无损于这些学校的学术地位,因为 63% 的这类学生更因此而脱离贫困是对这个已经失衡,贫穷阶级世代複製的世界最好的解方。上好大学是让一个孩子脱贫第三快的方法,而第一快与第二快的方法是贩毒与帮派,作为任何一个希望成为社会良善的一份子,不会有人希望脱贫的方法是让孩子加入帮派与贩毒的行列。

在很多演讲的场合里我时常引用吴念真先生的话,「知识不是单单用来谋取利益的,知识是可以用来帮助别人的。」因为我没办法说得比他更好了。

「这个国家需要一件大家共同相信的事!」我相信,带领每一孩子们进到光明是国家最重要的事。

这个国家「务虚」很久了,成大在很久以前就以「务实」为宗旨,也许成大不太懂得宣传,但是这几年来一直努力在做实事,我也会尽一己之力努力再努力。

这个礼拜,长官还对我说,他希望每年类似的名额,全校各系加起来要超过 150 名。个人谨向成大这群伟大的老师致敬。更希望我们的长官要开心,不要去「开心」,因为他一度因为过于劳累而被送进过开刀房动了心脏手术。

请两位孩子要继续努力不懈。两位的际遇实在有太多因缘巧合,过程中有太多不认识的人跳出来帮忙,有的你们还记得,有的可能忘了。但是我只能说,上帝总是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行事。